滚动新闻:
首页 >> 移民留学

游走在法律边缘的商标抢注人

来源: 时间:2019-01-29 20:37:18

游走在法律边缘的商标抢注人

游走在法律边缘的商标抢注人

10月13日,开封市政府就“宋都古城汴梁”商标被抢注一事,向国家工商行政管理总局商标局提出异议。此前,开封的“包公祠”、“清明上河园”等知名景点已被人抢注,省内的 “少林寺”、“白马寺”、“殷墟”、“马氏庄园”等诸多知名景点也难以幸免。这种现象引起了省委书记徐光春的关注,10月25日,在河南省自主创新体系建设大会上,他提醒一些企业要增强商标意识。

自2001年年底新商标法允许个人注册商标后,靠转卖商标创富的商标抢注人悄然诞生。虽然2007年抬高了申请商标的“门槛”,有关法律也规定,连续三年不使用的商标可以申请撤销,但是靠打法律“擦边球”的“商标抢注人”依然活跃。他们是怎么独辟蹊径抢注商标的?被称为“商丘商标抢注第一人”的张怀魁给人们带来哪些启示?

□今报殷晓章\文图

乱象

诸多景点痛失商标

一般人都知道,开封又称汴梁,是宋都古城,但是“宋都古城汴梁”商标被河北两人申请注册。

从中国商标上看到,河北省邯郸市复兴区的李涛和杨超,在2006年2月28日提出申请,国家工商行政管理总局商标局(简称国家商标局)在2009年7月27日初步审定。注册种类涵盖了旅行社、观光旅游、停车场出租、教育、组织竞赛等。

开封市工商局商业广告科科长李延林说,今年7月27日,国家商标局发布的商标初审公告上,第号商标名为“宋都古城汴梁”。按照规定,如果在3个月的公告期内无人提出商标异议,申请人将取得该商标在相关项目上的注册专用权。

10月13日,开封市政府向国家商标局提出异议。开封市政府在给国家商标局的公函中说,开封作为国务院首批命名的历史文化名城,大力实施宋都古城风貌保护与重现工程,使“宋都古城”、“汴梁”等成为开封市的象征,在国内外享有较高的知名度。该商标一旦被两名几乎不相干的自然人注册成功,将会对开封市旅游业的发展带来不良影响。二人的行为明显超出正常使用的范畴,有恶意抢注的倾向。现在,国家商标局正在进行调查。

开封市政府还发现,除“宋都古城汴梁”外,李涛和杨超还注册了“包公祠”、“清明上河园”、“关林”、“白马寺”、“殷墟”等知名景点名字的商标。

查询得知,开封的“包公祠”还被一家烟草公司注册成烟草和打火机商标。开封的“清明上河园”景点于1998年10月对外开放,第二年,浙江义乌市的一家服装厂捷足先登,申请注册了衬衣、服装类别的“清明上河”商标。现在,“清明上河”被别人注册成家禽养殖、食品饮料、白酒、餐馆等商标。还有一家企业也注册了“清明上河园”商标。

启发

抢注商标可以赚钱

一些知名景点的名字成为别人商标的背后,活跃着不少商标抢注人的身影。

民权县民权种业有限公司的总经理张怀魁,就是一个在省内较有名气的商标抢注人。

今年39岁的张怀魁,在上世纪80年代开始在民权县城卖蔬菜种子。以前对商标并不十分了解的他,从民权葡萄酒痛失“长城”商标一事上初识商标价值。

1963年,民权葡萄酒厂有偿使用天津一家公司的“长城”牌商标,30年来,“长城”久负盛名。1993年8月,“长城”商标权被河北一家葡萄酒厂买断使用。民权葡萄酒厂要想继续使用,每年要缴纳3000多万元的商标使用费。

张怀魁由此受到启发。1995年以后,他先后将自己培育的两个萝卜品种注册成“民权”文字商标和“德日”图文商标,1998年,他又将一个萝卜种子的外包装申报了外观设计发明专利。

因为有了商标和专利权保护,防止了假冒和侵权,他公司销售的萝卜种子占国内销售市场的三分之一,在业界名声大振。

2001年年底,新修改的《商标法》开始实施,国家对注册商标申请人的限制放宽了,个人也能注册商标,且持有人可将自己的商标进行转让和变更,职业商标注册应运而生。被媒体公开报道的我国首个商标抢注人是上海的苏心悦。因为我国商标注册采用在先申请原则,2003年3月,这位80后的女大学生抢注了9个商标,有两个商标被卖了21万元。此事深深触动了张怀魁——原来抢注商标也可以赚钱。

动手 抢注外国同行的商标

2003年,河南电视台筹备《武林风》栏目时,张怀魁嗅到了商机。

张怀魁认为河南是武术圣地,少林拳和太极拳驰名中外,《武林风》开播后一定会风靡全国,其商标价值也不容小觑。他用照相机把电视广告画面上的“武林风”三字拍下来,这是我国著名书画家、湖南人黄永玉书写的,他要把这三个字注册成文字商标。

2003年12月初,张怀魁带上“武林风”商标申请书,只身去了国家商标局。经过几十次的修改、规范,在《武林风》开播前,他办完了所有的申请注册手续。“武林风”商标申请注册后,深谙此道的张怀魁把目光又瞄向了河南电视台的另一个品牌栏目——《梨园春》。

他在中国商标上查询后得知,已经有人抢注了“梨园春”商标。按照《商标法》的规定,在不同种商品上可以注册同一个名字的商标,张怀魁便把没有人注册的乐器等四类申请注册。另外,他受中国大陆向台湾赠送两只大熊猫的启发,还注册了“团团圆圆”商标。

张怀魁了解到,中国的一些企业向国外发展时,因商标被国外抢注而要向商标持有人缴纳一定的商标使用费。而世界10大种子经销集团中,尚有两家没有在中国注册商标。未来几年内,这些种子销售公司可能会抢滩中国市场。

张怀魁又赶赴北京,以那两家企业的中文名字“埃德瓦塔”和“道化工”申请注册了种子类别的商标。

尴尬 众多商标卖不出去

抢注商标的目的是把商标卖出去,会“抢”不会“卖”,仍然是白纸一张。

2007年12月底,国家商标局正式向张怀魁颁发了“武林风”商标证,涵盖了农业肥料、健身器材、金属门窗、车辆、烟草、餐饮等21类商品,但不包括电视节目制作。现在,张怀魁已经拿到了包括“埃德瓦塔”、“道化工”等在内的5大类36件商标。

几年来,张怀魁为抢注商标已先后投入了十几万元,2005年,张怀魁的朋友杨根生也先后投入了三四万元。

和众多的商标抢注人一样,张怀魁和杨根生正经历着冰火两重天的考验。目前,他们抢注的商标中,仅有一件“武林风”商标被民权县一家化肥销售公司以7万元的价格买走,其他的仍待字闺中。

河南电视台的《武林风》于2004年1月开播后,河南电视台一方面向国家商标局提出异议,一方面派律师与张怀魁交涉。

河南电视台法律顾问冯焱燚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说,他到民权找过张怀魁,当时希望对方能把商标转让,并愿意在对方付出的成本基础上,再给20万元到40万元。但这一条件被张怀魁拒绝了,张怀魁开出的价格是200万元。

2006年1月,河南电视台改变了“武林风”字体。从此以后,河南电视台再也没有和张怀魁接触过。

反思 商标抢注很不规范

商标抢注人之所以能抢注成功,靠的是钻法律空子。

张怀魁告诉,为了限制恶意抢注商标等,2007年3月1日,国家工商总局抬高了自然人申请商标的“门槛”。要求必须是个体工商户、个人合伙、农村承包经营户等依法获准从事经营活动的自然人才可申请注册商标。但此项新规,并没有阻止住商标抢注人的步伐。自己办个营业执照或者挂靠这些经营者的门下,即可解决。

抢注商标后,持有人还要面临一道法律门槛。因为《商标法》规定,如果注册的商标已连续三年停止使用,任何人都可以向商标局申请撤销该注册商标。《商标法实施细则》第29条注明:这里所指商标的使用,包括将商标用于商品、商品包装或者容器以及商品交易文书上,或者将商标用于广告宣传、展览以及其他业务活动。

张怀魁说,持有人的商标连续三年没使用时,他们会在国家级的媒体上刊登声明,这样可视为“将商标用于广告宣传、展览”。

一些法律界人士对此颇有争议,他们认为,从本质上说,商标的使用应当是具有商业意义的使用。单纯的商标注册信息的公布,或者商标注册人对其注册商标所作的权利声明,不应视为商标法意义上的商标的使用。

即使有人申请撤销已连续三年停止使用的商标,他也面临一个时间和成本问题。对商标局的撤销决定不服的,当事人可以向商标评审委员会提出复审。商标评审委员会经审理决定维持商标局撤销决定的,当事人可以向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起诉。即使撤销成功,也得假以时日。

张怀魁认为,除了完善有关法规外,如果一些单位的商标意识提高了,也能减少商标抢注人的“可乘之机”。注意到,开封历史文化景点中,商标保护做得最好的是相国寺,他们分别在十几类商标上注册了“相国寺”和“大相国寺”商标。但是百密一疏,一家酒厂还是注册了“相国寺”的酒类商标。

专家指出,对于一些单位来说,把所有的商标类别都注册了,未必有太大的意义,也有一个成本问题。在相关的旅游企业或者文物单位缺乏商标保护意识的情况下,地方政府应承担起保护城市品牌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