滚动新闻:
首页 >> 移民留学

成都数高校启用一卡通学生不换手机卡难进校

来源: 时间:2018-10-28 19:01:18

成都数高校启用一卡通 学生不换卡难进校

四川-天府早报9月17道个别学校即将启用一家通信运营商的“校园一卡通”系统,意味着部分使用其他运营商卡的学生将必须换卡

9月,新学期开始,应该是学生兴奋激动的日子,而成都个别大中专院校的学生却高兴不起来——学校即将启用一家通信运营商的“校园一卡通”系统,意味着部分使用其他运营商卡的学生将必须更换卡,否则以后有可能连学校大门都进不了。

学生:使用“一卡通”不方便

“这个卡虽然是学校发的,但我一直用的是另一家运营商的卡号,不想换啊!”9月7日上午,四川省卫生学校门口,学生张某和几个要好的同学都皱着眉头。开学近10天来,他们都被是否更换卡的问题困扰。

张同学说,开学报到时,她和同学便被校方告知,近期要实行“校园一卡通”系统,由于系统由一家通信运营商提供,使用者的里必须装入这家运营商卡,“刷卡时还必须是正常开机状态。”

学生们说,四川省卫校中绝大部分学生都住校,“以后门禁、食堂、洗澡等都要用‘一卡通’来刷卡,我们怎么能不换卡号嘛。”在该校门口等车的11位学生中,有9人使用移动卡,都为即将更换卡号纠结。“更要命的是,要是我的掉了没电了或者欠费了,就进不了校门、吃不成饭、洗不了澡,简直是灾难!”一位女学生说。

在四川长江职业学院,校门口的“一卡通”门禁系统正在安装,在操场上接受军训的大一新生已经全部领取了校方发放的“校园一卡通”。中午,该学院的食堂里,已经有新生使用一卡通刷卡用餐。“我的移动卡号已经换成校方的卡都好几天了,要不以后系统全面使用后,用移动卡就意味着无法在校园正常学习、生活!”

康复技术专业的一名男同学说,学校有9000多名学生,学校将在一个月以后正式使用该系统。届时,所有学生必须使用由这家通信运营商提供的卡。如果学生仍然使用移动卡,就意味着学生出不了校门,“但是信号不好!”“学校也说了,为了加强管理,要统一使用该卡。”他说,以前学校将通知写在黑板和张贴栏上。而使用该卡后,除了张贴通知外,紧急通知还可以发到上,但是使用移动卡的则收不到通知。

他说,8月31日晚上上晚自习时,班主任便向全班69名同学发了卡。为了应对学校的规定,他并没有消除移动卡号,而是使用了两部两个卡号。班级上很多同学则采取了和他一样的方法,“有的同学,双卡双待!”

此外,该同学还透露,这家通信公司给一些老师送了一部诺基亚智能。现在好多任课老师都拿着同样的,“这可能就是要求学生也必须使用该卡的原因吧!”

学校:没有“一卡通”很难进校门

在省卫校和长江职业学院,“校园一卡通”系统尚未正式启用,已引发部分学生的担忧。省卫校一赵姓副校长表示“不应该担忧”,“学生以后使用‘校园一卡通’,更方便出入学校,进行请销假,学校管理也更规范有序。”

赵副校长说,省卫校的“一卡通”系统将于近日投入使用,但目前只考虑门禁和请销假功能,“进出大门刷卡,电脑系统就有时间显示,老师在电脑上就可以进行学生的请销假审批,不然还要用手写的请假条核对。”

对于强制换号一事,赵副校长表示“不存在”,“学校不会强制换号,如果学生愿意继续使用原有的移动或者其他卡号,可在进出校门时出示挂牌证件,请销假则跟原来一样,用一式三联的假条核对。”但显然学校的“方便”和学生“方便”并不对等。

而在长江职业学院,几位教师则集体回避,不谈“一卡通”一事。拨通该学院负责人,对方表示不接受任何采访。学院门口的保安说,目前“一卡通”在该学院还没正式实行,具体时间还要“再看看”。

在校园内,一家运营商的《告同学书》则在随处散发,在《新旧卡过渡使用期时间切换》一栏中,“一卡通”试运行时间为9月15日,“10月20日以后,校大门原则上只允许持新卡的师生进出。”

信息办:“一卡通”的背后是恶意竞争

“目前信息办已经接到投诉,正在对此事进行调查。”龙泉驿区信息办副主任王向东在接受成都电视台采访时表示,针对省卫校和长江职业学院“校园一卡通”系统强制性捆绑卡,且捆绑卡对象只是一家通信运营商的卡,而不让其他运营商进入的行为,其行为本身就是一种恶意竞争,是一种不公平竞争。“这种恶意竞争将直接导致两个后果,第一,因为垄断,其他运营商无法为学生提供更多服务;第二,学生没有了自主选择权,只能被动接受,学生的自主消费权肯定受到了严重影响。”王向东表示,虽然调查结果尚未出炉,但作为公共平台的“一卡通”,其存在不能给学生增加负担和困扰,也不能给各大运营商增加麻烦,而现在学校强制安装捆绑的一卡通,却使学生和其他运营商等多方利益都受到了影响。“因此我建议,‘一卡通’要么不捆绑卡,要么‘一卡通’的平台就要向各运营商开放,公平竞争。”

律师:选择权受伤,学生可积极维权

“单一运营商卡强制性捆绑‘校园一卡通’的行为,涉嫌垄断经营、不正当竞争。”四川瑞信杰律师事务所的赵庄声说,学生在学校学习生活,有权利享有多种支付和管理方式,应该有多种选择,“就像刷公交卡一样,可以刷卡,可以付现金,‘一卡通’看起来方便,实则侵犯了学生的合法权益,更何况是限定某公司的卡号的行为。”

该律师表示,强制规定学生使用一家通信运营商的卡号,损害了学生的自主选择权。

他建议学生向当地的消费者协会进行投诉,同时也可向学校的上级主管部门进行投诉,以此来维护自己的合法权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