滚动新闻:
首页 >> 移民留学

镇文化站被变卖政协委员举报遭入室殴打

来源: 时间:2018-10-26 18:37:37

镇文化站被变卖 政协委员举报遭入室殴打

图为:唐英家被打砸的现场一角

唐英妻子戴开荣被打后的情景

党的十七届三中全会提出要大力繁荣农村文化,而“十一五”规划更是将加强基层文化站建设作为一项基本要求。在这样的大背景下,经营良好的麻城市黄土岗镇文化站却在今年年初被变卖拆除。其后,实名举报文化站违规变卖的麻城市政协委员唐英及其妻子蹊跷遭遇一伙歹徒入室殴打并打砸。黄土岗镇变卖文化站是否存在违规现象?唐英被打与实名举报是否有关?专赴麻城市黄土岗镇进行了调查采访,但因个别知情人拒绝采访,此次调查还未能揭开一个乡镇文化站被拆的全部真相。

“一级文化站”化为一堆瓦砾

站在一片被拆除不久的瓦砾堆上,唐英的脸上充满悲愤。“你看这里,全拆了。”6月21日,麻城市政协委员唐英指着眼前的一片废墟告诉,几个月之前,这里还是全镇唯一的文化娱乐中心——镇文化站所在地,每天来这里打台球、看录像、借图书、读书报的居民络绎不绝。

作为文化站职工和实际的经营者,倾注了无限精力和心血的唐英对文化站有着难以割舍的特殊感情和依恋情结。

上世纪八十年代中期,黄土岗镇在镇中心地段建起了一座占地约200平方米的文化站,开始还比较红火,但由于体制机制等各方面的原因,文化站经营日趋惨淡,并逐渐走到了难以为继的地步。

唐英和妻子多年前经营副食生意,生意一直红火。对文化事业一直有偏爱的唐英看到镇文化站的窘境后,内心非常痛惜。经过慎重思考,他找到文化站提出合作,得到时任文化站站长周汝斌的积极响应。1990年初,在征得黄土岗镇党委批准同意后,唐英带资入站参与经营,并被招聘为文化站职工,他不仅自负盈亏、自担风险,每月还要向文化站上交一定费用。

为了改变文化站破旧不堪的面貌及经营惨淡的现状,唐英不断从自家经营良好的副食店抽调资金,加紧文化站的基础建设和设施添置——花费数万元整修了文化站房舍,增购了一批新图书,更新了录像设备,添置了乒乓球台、棋桌、桌椅等设施,初步把一个濒临破产的文化站建成一个集录像、图书馆、照相馆、舞厅、游艺室于一体的文化活动中心。

借助文化站这个平台,唐英还负责组织了全镇的体育运动会、文艺会演、农民篮球队联赛及舞狮队、滚龙、采莲船、花挑、大鼓书等民间文娱活动,受到镇党委、镇政府的高度重视和支持。1990年,黄土岗镇文化站被湖北省文化厅、湖北省财政厅联合授予“湖北省山区一级文化站”荣誉称号。此后,文化站又多次为黄土岗镇赢得殊荣。因为文化站工作出色,站长周汝斌此后上调到麻城市文化局任职,唐英也因多年来在农村基层文化建设方面付出的心血和做出的贡献,从2003年至今连续当选为政协麻城市第六届、第七届政协委员,还兼任麻城市总商会第四届执委、黄土岗镇商会副会长职务。

孰料,这样一个红红火火、群众喜爱的文化站,此后遭遇的却是无法抗拒的厄运。

应群众呼声 实名向上级举报

唐英坚持认为,镇里变卖文化站无论从其合法性还是操作上的程序性而言,都存在明显的违规现象。

“首先,从合法性来看,根据湖北省2006年12月下发的《湖北省“十一五”期间乡镇综合文化站文化设施维修专项资金管理暂行办法》(鄂财教发〔2006〕76号)文件规定,"乡镇综合文化站站舍属于公益性文化设施,其房地产、设备均为国有资产,任何单位和个人不得以拍卖、租赁等任何形式改变其文化设施的用途;已挪作他用的要限期收回"(文件第十六条)。因此,黄土岗镇变卖文化站的行为与上述湖北省文件精神是完全背道而驰的。”唐英说。

“其次,从操作程序上来说,黄土岗镇在变卖文化站的过程中,自始至终没有向社会公示,也没有征求群众意见,更没有对站里的资产进行登记和评估。变卖文化站所得资金数额多少?资金流向哪里?这些都不透明,根本就是"暗箱操作"。”

黄土岗镇前文化站站长周汝斌也向证实,镇里出卖文化站并没有对外进行公开招标,不过他也无奈表示,“文化站的管理权在乡镇,市文化局也管不了。”

无计可施的当地群众却责备唐英“不作为”:“我们是老百姓,说话不管用,你是市政协委员,为什么不向上反映反映呢?”

其实,在2008年听到镇里要变卖文化站的消息后,唐英就曾多次找时任黄土岗镇党委书记洪俊波反映情况。但到了2009年底,洪俊波平调到麻城市另一个乡镇中驿镇任党委书记,就在他调离前不久,黄土岗镇火速完成了镇文化站变卖事宜。今年初,有着近30年历史的黄土岗镇文化站被夷为平地。

也就从那时开始,唐英以麻城市政协委员的身份,用书面材料向麻城市“四大家”领导及多个部门实名举报镇主要领导洪俊波违规变卖文化站的行为。“我选择实名举报是要表明两点:一是我和洪俊波没有私人恩怨,举报纯属工作行为;二是对洪俊波的举报有根有据,经得起调查。”唐英告诉。

蹊跷事发 政协委员家中被打

令人意想不到的是,唐英实名举报之后没多久,他和妻子在家中就蹊跷遭遇一伙歹徒入室殴打并打砸的事件。

唐英的家位于黄土岗镇麒龙大道的一个临街处,是一栋两层楼的私房。今年1月20日晚7时许,正在客厅里吃晚饭的唐英一家忽听大门玻璃“哐当”一声脆响,玻璃门被砸了个大窟窿,随后十几个陌生青年闯了进来。“这是唐英的家吧?谁是唐英?”59岁的唐英从桌边站起来,“我就是唐英。你们要干什么?”

“要干什么?兄弟们要好好招待你一下。”对方说着抄起一只板凳砸在唐英的头上,唐英顿时头破血流。妻子戴开荣见状欲上前阻拦,也被那伙人一顿暴打,晕倒在地。

那伙人一边殴打唐英夫妇,一边将唐英家里的门窗、家具、电器、餐具等打砸得一片狼藉,然后扬长而去。

据当地居民反映,唐英为人和善,乐于助人,被当地人称为“仁义先生”。在他们看来,唐英夫妇被打完全与他此前的举报有关。

黄土岗镇派出所就在唐英家的斜对面,中间只隔着一条马路。唐英报警后,民警上门调查并现场拍了照片。唐英被打也惊动了麻城市政协领导,在市政协的过问下,镇派出所所长万平表示一定对此事进行调查。“但直到今天,大半年时间过去了,我们还没听到"调查结果"。”

在黄土岗镇派出所采访时,该所所长万平向表示,根据警方调查,打人事件纯属治安案件,“打得不重,损失也不大,不构成刑事案件。”当被问及唐英被打是否与举报有关时,万平表示:“这个没有证据,不好说。”

对唐英夫妇而言,身体上受到的伤害已渐渐痊愈;但精神上的伤害,却一直无法治愈。

镇文化站到底被卖给谁了

文化站被卖后,唐英至今还保留着文化站图书室的借书登记册,上面密密麻麻写满了借书人的姓名和所借书目。“以前来图书室借书的人很多。”唐英说,但现在这些图书都堆放在唐英家的阁楼上,满是灰尘,无人问津。

据唐英和镇上群众后来了解到的情况是,镇里将文化站卖给了当地一个村的村委书记,是用该村委书记的一栋住宅与文化站进行的置换。

6月21日,前往黄土岗镇委、镇政府进行采访,该镇党政综合办公室一位姓姜的主任说:“这个事情有什么采访头?没写头。”但他还是证实了文化站被置换并被出售的事实。

姜主任解释,原来的文化站已经破旧,2008年下大雪时二楼还出现过屋顶瓦片坍塌,因此需要改建。

“那为什么不在原址上就地改建呢?”问。姜主任表示有两点理由:一是原文化站所处的地方不适合办公,适合做生意;二是镇里无钱改建,因此想出置换的办法,而且置换的新址面积比现在稍大些。

对于镇里的说法,唐英并不认可。他告诉,乡镇综合文化站建设工程,是列入国家和省“十一五”规划的重点文化惠民工程。2006年初,湖北省此项工程在全国率先启动,先后编制并出台了全省乡镇文化站项目库、专项资金管理办法和重点乡镇文化站建设实施办法等,中央和地方为此都有专项资金拨款。

此外,唐英还曾向镇里提出,如果镇里经费困难,可由他本人出资将文化站全面翻新,但没有得到镇里支持。至于原文化站不适合办公的说法,唐英认为更没有道理,“群众文化娱乐的场所,难道不应该在人群集中的地方吗?”况且,省里的有关文件不是明确规定“任何单位和个人不得以拍卖、租赁等任何形式改变其文化设施的用途”吗?

在麻城市政协采访时,市政协办公室的严主任告诉,关于黄土岗镇文化站被卖一事,市政协曾有专门的提案交办件交由黄土岗镇办理,但目前尚未得到镇里回复。

了解到,黄土岗镇正在对镇中心进行商业开发,打造商贸一条街,原文化站正处于商贸一条街与老街交界的中心繁华地带,随着商业开发,这里的地价大幅升值。而准备用来置换文化站的那栋私房则位于该镇的边缘地带,位置偏僻。截至发稿时,被镇里称作用来置换的那栋私房还住着人。而文化站被拆后,据说已被高价转手卖给了他人。

对于文化站被卖、唐英夫妇被打一事,曾任黄土岗镇党委书记的洪俊波又怎样看的呢?多次致电洪俊波现任党委书记的中驿镇联系采访事宜,但接的镇办公室工作人员均以“洪书记外出或正忙”为由婉拒。给镇里留下自己的联系方式,希望洪书记能安排时间接受采访,但至今没有得到洪俊波本人对此事的回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