滚动新闻:
首页 >> 经典案例

宁波7旬夫妇拒搬迁遭拆迁队持铁棍殴打

来源: 时间:2019-01-22 18:01:43

宁波7旬夫妇拒搬迁 遭拆迁队持铁棍殴打

姜大妈的双手被打得都是乌青

宾馆门口散落着一地碎玻璃

浙江-钱江晚报12月2道 昨天下午6点多,蒋女士给我们打来,“七十多岁的老父亲和母亲被人打了,在市一医院,你们能来看看吗?”半小时后,在宁波市第一医院骨科病房见到了当事人。

躺在病床上的老先生,叫蒋梅卿,今年77岁。见到老人时,清瘦的他,显然还没缓过神来,脸上的表情有些茫然。

老人的女儿和儿媳都陪在身边。所有人心头都有个大大的问号:“老人家不与任何人结怨,怎么就招来一顿毒打?”

昨天晚上,儿媳陈青芳,跟我们描述了老人被打的经历。

二十几个人手拿一米长的铁棍来砸了

蒋老先生的儿子蒋雄飞,在原南站火车站出口东侧开了一家小宾馆,叫“友莲宾馆”。前不久,因为南站拆迁,宾馆停止营业。

因为拆迁赔偿问题没谈妥,宾馆还没搬空。老人蒋梅卿和爱人姜夏莲守在宾馆看东西。住在宾馆的,还有儿媳陈青芳。儿子蒋雄飞则在东站筹备新宾馆的事。

昨天早上8点半左右,宾馆二楼突然传出了“哐哐”的砸东西声。陈青芳和婆婆跑过去一看,吓了一跳。“二十几个年轻人,每人手拿一根约一米长的铁棍,看到玻璃就砸。”陈青芳说,后来知道,他们是砸开宾馆的后门闯进来的。“婆婆看到这架势,当时两条腿都在打哆嗦。”

后来,在两人的呵斥下,这批人离开了。

7旬两老先后被打

没想到,一转身,这些人又来到了前门,还叫来了二十来个“民工”模样的人。这时,队伍扩大到四十多人。

当时,老太太堵在了前门。“他们直接拿铁棍砸开了玻璃门,还有人攥着我婆婆的手腕,直接把她拖到了门外。”陈青芳说,老太太当时就被推倒在地,头部着地,晕了过去。

正好赶到现场的宾馆陶姓员工,赶紧给老板蒋雄飞打了。听到父母被打的事,蒋雄飞放下手头的活,赶到了南站。

陈青芳说,他老公一到,就听有人说了句“这个就是老板”,然后十几个人就围上去打了一顿。“我老公年轻,无缘无故被打也就算。可婆婆年纪大了,又是脑袋着地,总应该先送医院。”

没想到,这批人还没完。“公公只说了句,让他们把人送去医院,又被毒打了一顿。”陈青芳说,打完人后,这批人就离开了。中午12点左右,家人把两位老人送到了宁波市第一医院。

老人大腿被打成骨折

儿媳陈青芳在回忆早上的事时,病床上的蒋梅卿,时不时会拿起手挡眼睛。女儿蒋女士说,老人住进医院的半天内,一直在流眼泪。

77岁的老人,可能怎么也想不到,活了一把年纪,从不与人结怨,却遭来一顿毒打。

“当时,我去拉他们,说送老太婆去医院,可他们直接把我推倒在地。四五个脚穿皮鞋的年轻人,对我拳打脚踢,打在我腰上、背上。”说到这,老人拿手掩住了眼睛。

说起父亲被打的事,蒋女士又心痛又气愤。“不管什么理由,对70多岁的两位老人拳打脚踢,怎么下得了手。”蒋女士说,“我们很担心,老人都70多岁了,就算手术恐怕也会留下后遗症。”

掀开了老人身上的被子后,看到,老人左腿的小腿到大腿处,都被包扎了起来。

老人的主治医生司医生说,诊断后,发现老人大腿骨折。会不会有后遗症,现在还难以确定。

一厘米厚的钢化玻璃砸烂一地

从医院出来后,也去了位于原南站火车站出口处的宾馆。一来是为了看看现场的情况,二来也想找找是否还有目击了这场事件的围观者。可惜,因为太晚,早已没了目击者。

宾馆大门的前方,就是原南站广场,现在已经用栏杆围起。现场,已经是一副建筑工地的模样。

宾馆外的地面上,散落着一地的碎玻璃。陈青芳说,这些就是被人从二楼砸下来的。宾馆门口,原来的钢化玻璃大门已经被砸得稀烂。捡起一片碎玻璃,厚度约有1厘米左右。

宾馆内,四处堆放着整理好的各种宾馆用品。顺着楼梯,上了二楼,走廊处的玻璃都有明显被砸的裂痕。二楼走廊顶上的天花板,也破了不少。

对老人狠下毒手的究竟是谁

究竟是谁对七十多岁的老人下手?陈青芳说,她第一次发现这些人从后门溜到二楼时,问过他们都是什么人。

直到昨天晚上,她还清楚记得双方的对话。

她问:“你们敲什么?”对方回答:“我们都是打工的,领导指示,叫我们来拆房子、砸东西的。有话跟我们领导说。”陈青芳说,不止一个人这么说。

“虽然他们没有明说是拆迁方的,但我肯定打人的就是拆迁方的人。”陈青芳说,就赔偿问题没有谈好,宾馆一直没清空,拆迁方才派人来强拆了。

不止她一人,老人家人也这么认为。“知道有强拆的事,但从没想过会发生在自己头上,他们还忍心对七十多岁的老人下毒手。”蒋女士说。

昨晚,联系了南站综合管理办公室。负责人张主任说,他知道这回事。因为赔偿的事还没有谈好,所以宾馆主人不愿意搬。昨天去砸宾馆的,就是拆迁方的一些工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