滚动新闻:
首页 >> 知识产权

司法考试改革之报名条件篇图

来源: 时间:2018-11-07 16:08:18

司法考试改革之报名条件篇(图)

司法考试,是每一个法科学生的出口,也是每一位法律职业人(法官、检察官、律师,等等)的入口。一方面,它能够检验法学基础教育水平;另一方面,也是最关键的,它担负着国家推动法律职业化、专业化的任务,上通下达,其重要性毋庸赘言。

2013年,我国司法考试及其相关制度已经运行10年有余,关于司法考试改革的各种声音也从最初的“醍醐灌顶”走向如今的“老生常谈”,遥想10年之前,基于“能够通过统一的法律职业资格考试养成法官、检察官、律师三种职业之间内在共同性意识,并统一整个国家范围内的法律准则”的认识,国家司法考试制度开始施行。10年之后,站在改革的十字路口,我们不禁要问,最初的设想实现了吗?现行司法考试制度究竟何去何从,改还是不改?

对于上述问题的回答,恐怕不是一、两句话可以说清楚的。《中国法律发展报告2012——中国法律工作者的职业化》曾经指出:“目前律师的地位在公检法司面前显得比较微弱,尤其在刑事案件中。”律师比法官、检察官的社会地位略低,这是导致难以达成“法官、检察官、律师三种职业之间内在共同性意识”目标的原因之一。另外,中国的法官、检察官选任制度有其特殊性,除了通过国家司法考试之外,还要通过相应公务员考试,但是并不以曾经担任过律师为限。这不同于美国等国家和地区,法官只能从具有经验的律师和检察官中产生,而检察官本身就是律师,只不过特定案件发生时受雇于政府作为起诉方,这点可从美剧、港片当中得到印证。再回到我们讨论的司法考试上,可以说,由于当前律师的社会地位尚不足以抗衡法官、检察官,加上颇具中国特色的法官、检察官选任制度,“养成法官、检察官、律师三种职业之间内在共同性意识”并不能天然地通过司法考试来达成,将这一目标赋予司法考试制度本身,纯属一厢情愿。

那么,对于“统一整个国家范围内的法律准则”,司法考试又发挥了多大作用?现在来看,这个目标同样没有实现。放眼世界,由于我国是唯一允许非法学专业学生报考司法考试的国家,许多从来没有进入过法学院的学生通过几个月的突击复习或者专门考试培训机构的训练就可以通过,这样不仅不能使考试通过者对一国法律准则达成共识,甚至会转而导致分化。

为了更加深入地对我国司法考试进行剖析,需要树立一个参照物,有感于全球化背景下越来越多的青年才俊已经通过美国律考(注:美国称“律考”,中国叫“司考”,大体一致),所以拟将中美两国司考进行对照。当然,如果从“比较研究”的视角纠结,这种粗略比较并不恰当,因为两国的立国根基、法律文化传统、思维方式、教育发达程度等等都不尽相同。但是,除去前述差异,客观上中美两国都现实地存在特定司法考试制度,当无法“去粗取精”的时候,尝试“去精取粗”也是一个不错的办法。

一、中美司法考试报考条件对比:我国允许非法学专业人员报考

(一)我国司法考试报考条件

1、符合以下条件人员,可以报名参加国家司法考试:

(1)具有中华人民共和国国籍;

(2)拥护《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享有选举权和被选举权;

(3)具有完全民事行为能力;

(4)具有高等院校法律专业本科学历,或者高等院校其他专业本科以上学历具有法律专业知识;

各省、自治区、直辖市所辖自治县(旗),各自治区所辖县(旗),各自治州所辖县;国务院审批确定的十四个集中连片特殊困难地区所辖县(市、区)和国家扶贫开发工作重点县(市、区);山西、安徽、江西、河南、湖北、湖南等中部六省比照实施西部大开发有关政策的县(市、区)(不属于国家或者省扶贫开发工作重点的县级市、区除外);内蒙古、广西、四川、贵州、云南、甘肃、青海、宁夏、新疆等西部九省、自治区所辖县(市、区);重庆、陕西省(市)所辖县(包括省级扶贫开发工作重点县级市、区和享受民族自治地方政策的县级市、区);西藏自治区所辖市、地区、县、县级市、市辖区,可以将报名学历条件放宽为高等学校法律专业专科学历。

放宽报名学历条件政策的适用以户籍为准,期限截至2016年12月31日。

(5)品行良好。

普通高等学校下一年度应届本科毕业生可以报名参加国家司法考试。

持香港、澳门、台湾地区或者国外高等学校学历(学位)证书报名的,其学历(学位)证书须经教育部留学服务中心认证,符合报考学历(学位)条件的,可以报名参加国家司法考试。

2、有下列情形之一的人员不能报名参加考试,已经办理报名手续的,报名无效:

(1)因故意犯罪受过刑事处罚的;

(2)曾被国家机关开除公职或者曾被吊销律师执业证、公证员执业证的;

(3)被处以二年内不得报名参加国家司法考试期限未满或者被处以终身不得报名参加国家司法考试的;

(4)提供虚假证明材料或者以其他形式骗取报名的。

3、已经取得A类法律职业资格证书人员,或者已经取得B类法律职业资格证书但尚未取得高等学校本科以上毕业学历的人员,不得再次报名参加国家司法考试。

(二)美国律师考试报名条件

美国是联邦制国家,以英美法系法律传统为主(路易斯安那州属于大陆法系;另有个别州虽属英美法系,但是法律成文化程度极高,两大法系融合,例如加利福尼亚州),每一个州都是独立的司法单位,因此并没有全国统一的司法考试,但是每个州都有自己的律师考试,报考条件和通过标准各不相同。如果获得了某个州的执照,通常也只能在该州执业。下面对美国律师考试报名条件进行详细介绍,必要时辅助阐释美国的法学教育,以助理解。

在美国参加律师资格考试的报名条件非常严格,原则上,必须取得美国律师协会(ABA)认证的法学院(这点很重要)的J.D.(直译:法律博士,学制3年,相当于我国的法律硕士,招生对象是不限专业的本科生,因为美国本科阶段没有法学专业,全部法学教育都是本科以上程度,所以主要针对美国学生设置,国际学生申请条件相对严苛。)学位才可以报名。少数十几个州允许没有美国J.D.学位,但持有LL.M(直译:法学硕士,学制1年,相当于我国的法学硕士,招生对象是已经取得法学本科学位的学生,主要针对国际学生设置,原因还是美国没有法学本科教育,但是国外有,比如中国。)学位的国际学生参加律师资格考试,据统计目前包括纽约州、密歇根州、加利福尼亚州、亚利桑那州等13个州允许LL.M学生报名。

由于绝大多数LL.M考生都涌向纽约州,主要是因为该州通过率高外加工作机会多,所以我们来仔细看看纽约州的报名条件。以下内容摘自纽约州律考委员会:Applicants may qualify to take the New York bar examination four ways:1、Graduation from an American Bar Association approved law school(see Section 520.3 of the Rules of the Court of Appeals);2、Combination of law school and law office study(see Section 520.4 of the Rules of the Court of Appeals);3、Graduation from an unapproved law school and practice in a jurisdiction where admitted for five years(see Section 520.5 of the Rules of the Court of Appeals);4、Foreign law study(see Section 520.6 of the Rules of the Court of Appeals).

事实上,纽约州的报考条件比较复杂,篇幅所限,只能进行简单归纳,下列四个条件满足其中之一方可报考(与英文部分参照互见):1、美国律师协会认证法学院的J.D.毕业生;2、完成美国律师协会认证法学院第一学年全部课程,并且接下来在律所由律师督导继续学习法律,整个过程须满4年;3、非美国律师协会认证的法学院毕业生,须有5年法律实践;4、主要指在美国获得LL.M学位的国际学生。

值得一提的是,美国最聪明的学生几乎都集中在商学、法学、医学专业(中国最聪明的学生恐怕都是理工geeks),说白了因为这些专业前景好、能赚钱,而美国正规法学院的数目比商学院和医学院要少得多。这是因为美国律师协会把法学院作为“律师职业的守门人”,对法学院质量有严格要求。目前,美国有法学院200所左右,其中被美国律师协会认可的法学院数量为188所。另外,如果我们仔细算一下中美允许报考司法考试的年龄,还会发现,在中国,一个大三的本科生就可以报考,一般来说就是21、22岁的光景,而美国必须大学毕业然后完成3年J.D.学习才能报名,这就已经25、26岁了,因为美国逻辑认为,律师职业是双肩担正义,一个人如果太年轻,少不更事,未经历练,必定缺乏对事情的判断能力,处事难免有失公允。

通过上面的介绍,我们至少能够明白,中美司考报名条件最大的不同之处在于,是否允许非法律专业人员报考。而林林总总多种因素考虑在内,美国允许报考律师考试的条件比之中国更要严格得多,这其中,不仅考虑个人的法律素养(仅限法律专业人员报考),更暗含对于心理因素(比如年龄、成熟度)的把握,而后者几乎和前者一样关键。

那么,国家司法考试允许非法学专业人员报考会带来哪些弊端呢?首先,从技术的层面考察,就像前文所指出的,不利于“统一整个国家范围内的法律准则”,没有进入过法学院的学生通过几个月的突击复习或者专门考试培训机构的训练就可以通过考试,这样不仅不能使考试通过者对一国法律准则达成共识,甚至会转而分化对法律准则的认识。其次,从素质的维度分析,正如中国人民大学已故教授曾宪义所说,法律理念的形成,法律精神的养成,绝非一朝一夕或三两个月能够形成的,而需要系统的法学教育,法律师思维习惯培养和法律实践锻炼。而这种法律体系的建设,离不开一个完善的法律教育体系与法律职业制度,这种体系制度非法律专业难以做到。在这两点的综合作用下,势必会导致“有一些非法律专业的人员通过司法考试,拿到了执法办案的资格,但是,他们到了司法部门后,在很长一段时间内是根本不会办案的”的恶果,法院、检察院已经出现了不少具备司法资格,却根本不懂得办案的“空壳”法官、检察官,从这个意义上讲,司法考试的设置离它本应达到的基本目标渐行渐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