滚动新闻:
首页 >> 房产纠纷

申城多点医疗执业叫好不叫座

来源: 时间:2018-09-23 18:53:49

申城多点医疗执业 叫好不叫座

刚过不惑之年的章医生,是申城一家三级医院心外科副主任医师。多年来,他在本职岗位上兢兢业业,口碑也不错。但章医生有自己的难言之苦:科室里竞争激烈,与自己年龄相当的已有几人晋升正高,后起之秀也正在崛起。日常工作虽繁忙,但一些疑难杂症,常轮不到自己上台开刀,发展瓶颈日渐凸显。如何突破“重围”,成了章医生的一块心病。   去年底,申城推出新举措:中级职称以上的执业医师,可在注册专业领域多点执业,执业范围不超过三家医疗机构。这对章医生无疑是个佳音。“国外医生就像‘个体户’,只要有资质认证,可在多家诊所执业。”章医生说,“如果我们也能像国外同行,收入提高且不说,施展平台也大了不少。”于是,他一边仔细研究相关政策,一边托朋友打听其他医院行情。

然而,现实并不如章医生想象的顺利。

多点执业,关键是到哪里“执业”。心外科是一门高精尖学科,申城许多社区和二级医院几乎不具备相关的基本仪器设备,前往执业自然无从谈起。章医生又打听了几家民营医疗机构,情况同样不乐观。门槛偏低的,号称啥病都能治,诊疗团队却几乎空白。“要是去这样的医院,等于自己砸了招牌。”门槛偏高的,领先者大多是已退休的老教授、老专家,自己这等资历,对方表示只能接受全职。一家民营医院负责人摊出底牌:“要是您在这里多点执业,所在医院会同意吗?工资奖金该怎么发?这些问题都很难处理,弄得不好就会产生纠纷。”权衡一下,章医生自认,自己还没有从公立医院跳槽的魄力。

一些隐性障碍,更是让“章医生们”望而却步。

原来,章医生多方打听的举动全是“地下活动”。看看整个科室,多点执业政策出来后,没有一个医生前去申请备案,自己也不敢贸然“吃螃蟹”。“医院是事业单位,我们的人事关系都在这里。”章医生掐指算算,往近了看,晋升职称、申请科研项目、人才培养计划、带教学生……三级医院有无与伦比的优势;往远了看,今后退休还可享受较高待遇,也有可能返聘坐诊,真正实现了医生“越老越是宝”。如果为了多点执业,得罪了自己所在的医院,就好比少了一座大靠山,那才叫得不偿失。

犹豫了几个月,章医生想多点执业的热情渐渐退却。他感慨,各种障碍如果不消除,多点执业就难以广泛实施。

建议 业内人士为“叫好不叫座”号脉——

破壁垒,还需多方合力

去年12月15日起,申城试点“执业医师多点执业”。从受理申请的市卫生局卫生监督所了解到,截至今年3月14日,本市共有85名医师申请多点执业。

申请者中,选择到民营医疗机构多点执业的医师最多,占了七成以上,其中民营医院间的流动近二分之一,三级医院医师到民营医院的也不少,约占10%,但申请到社区基层医疗机构的仅为个别。从医师专科看,中医师较多,占了三分之一。此外,除了个别高年龄专家外,各大医院临床一线的著名专家申请多点执业的“几乎没有”。

多点执业模式在国际医学界由来已久,所谓“铁打的医院、流水的医生”,但我国医生的人事档案、编制等都在医院,医生是属于医院的“单位人”,以往执业只能“单点”。为了盘活医疗资源,促进医疗均衡,全国医改方案提出“多点执业”,引来业内普遍叫好,被视为“解放医生”的破冰之举。

从试点情况看,多点执业可谓“叫好不叫座”。本市开始试点的第一个月,全市仅数人申请,虽然近两个月申请人数不断上升,但以全市约7万名执业医师的规模来看,区区85人可谓沧海一粟。全国状况也是如此。国内17个被确定试点的城市都推出了多点执业,但都与申城一样申请者寥寥。

业内人士认为,首先,有能力多点执业的医生多在大医院,本身业务工作也往往忙不过来;其次,有余力的医生想到民营或社区医院去多点执业,但这些场所的设施条件,尤其是配合诊疗的医技团队水平常常达不到标准,即使去了也难以发挥作用;最关键的原因是,多点执业需第一执业点即原单位同意,在目前的人事管理模式下,医生担心提出申请会被认为“身在曹营心在汉”,因而顾虑重重。

专家指出,多点执业试点在医院间人才壁垒上打开了一个口子,积极意义明显,但要充分发挥这项措施的效益,还需多方合力。一方面,医院管理者要创造良好的人才流动环境,在精确测算医生工作量、加强对其本职工作管理的前提下,允许以至于鼓励医生“走出去”。另一方面,管理部门要进一步采取措施促进医疗资源结构均衡,遏制资源向个别医院过度集中,加强普通医院和基层医疗机构的标准化建设,让医生流动有更多方向。此外,鼓励更多医生尝试多点执业,还需健全医疗保险制度,给医生流动系上“保险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