滚动新闻:
首页 >> 房产纠纷

17岁少年为上网瞒父母卖肾12万被骗只得

来源: 时间:2018-08-30 18:58:47

17岁少年为上瞒父母卖肾12万 被骗只得3000

背景

市场需求大 法律有空白

2007年3月国务院颁布《人体器官移植条例》规定,任何组织或个人不得以任何形式买卖人体器官。但据媒体公开报道,目前我国器官移植供需市场存在巨大缺口。一些人看上其中“利润”,铤而走险。已出台的《人体器官移植条例》,被专家们认为至今仍有诸多问题待解。例如脑死亡标准问题、器官移植的具体规范程序,以及对非法器官移植的刑事惩罚依据等。作为一部行政法规,对于非法的器官移植活动,《条例》仅能创设行政处罚措施,在刑事方面难有作为。

卖肾过程

肾摘除后钱被拿走

2009年5月听信友赴外地卖肾被转手

2009年5月,西安17岁男孩张晨(化名)在大庆西路一吧上时,认识了叫解小永的男子。“他告诉我,去兰州卖肾可以挣4万元,问我愿不愿意去。”张晨想也没想就答应了。

于是,解小永给兰州打说了此事。第二天,解小永就买了火车票,两人赶往兰州。根据案发后张晨的陈述,他和解小永到兰州后,解带着他去见了一个叫杨小玲的女人。“杨姐问我的年龄,我说20岁了,又问我拿身份证没,我说没拿。”其后,杨小玲把张晨转给了名叫刘文的男子,刘文将张晨带到了城关区盐场堡刘家坪的租住民房里。次日下午,刘文又领着他去抽血,并带着血样到另一家医院做配型。“然后,刘文把我的配型结果放到专门的群里,等待配对成功,我就一直待在那里……”7月的一天,刘文的女朋友马春梅给张晨买了去北京的火车票,让他去北京找患者。后来,北京的并没做成,当地中介给了张晨300元路费让他返回兰州。

2009年8、9月重庆卖肾做了手术

又过了一个多月,刘文让张晨去重庆,说那边的配型成功了,给了他一个。到重庆后,一个绰号“土匪”(真名叫刘辉)的男子把张晨接到了其朋友蒲自军家。一星期后,蒲自军带张晨到医院见了患者朱某和其家属,约好次日检查,并叫他用朱某侄子王某某的名字登记。

其后,蒲自军带张晨到医院做了检查。过了三四天,又带他到大坪医院办理了住院手续。住院前,张晨给兰州的刘文打,接的是刘文的女友马春梅。“她说叫何小雨等两人来结账,还叫我不要再打刘文的这个,害怕公安监听。”

住院3天后,张晨做了手术。出院后,蒲自军在医院附近的银行取了4万元交给张晨。在对方离去后,张晨在银行门口见到了何小雨。因拿着4万元不方便,他把其中3.7万元放到了何小雨的包里。吃完饭后张晨去上,何小雨则称要回招待所睡觉。“等我下午回去时,他已经不在了”。张晨说。

2009年10月前没钱生活在重庆沿街乞讨

虽然只拿到3000元钱,张晨还是买了,加上上花销,很快身无分文。据办案检察官介绍,张晨曾给家里打让汇了点钱,也没能应付几天。没钱了,张晨只能在重庆沿街乞讨,后来被送到当地救助站。

同年10月,接到救助站,张晨家人急忙赶赴重庆,将他接了回来,但张晨并没有告诉父母真相。在一次洗澡时,母亲意外发现了张晨身上的伤口。一再追问下,张晨不得已说出了事情整个经过。此时,距他回到西安已有10天时间了。

2010年3月涉嫌非法经营4疑犯被批捕

母亲立即向警方报案,称17岁儿子被骗到重庆非法摘除右肾。公安未央分局对张晨做了体检后,确认其右肾符合手术性切除,决定以被故意伤害案立案侦查。12月底,马春梅、何小雨被未央区检察院批捕。

今年1月下旬,犯罪嫌疑人蒲自军、刘辉先后被重庆、沈阳警方抓获并移交至西安,未央警方认为二人行为已触犯《器官移植条例》和《刑法》有关规定。3月1日,两人被未央区检察院批准逮捕。至此,除了另案处理的解小永、杨小玲、刘文外,4嫌疑人均因涉嫌非法经营被批捕。

据悉,因该案属重庆市管辖,案件将很快移交给重庆警方。

联系人说

卖肾不成做起非法“中介”

刘辉:卖肾没卖成,和人一起干“中介”

来自黑龙江32岁的刘辉,在此案中负责为患者联系肾源和收账付钱。据他供述,去年4月,他只身来到重庆,想卖一个肾挣钱,“但因身体太胖,不符合条件一直没能卖成。”之后,他在重庆认识了刚给女儿捐完肾的蒲自军,两人就商量一起干肾移植中介,替需要换肾的尿毒症患者找肾源。他称,他和蒲自军在这单生意中各拿了一万多元。

蒲自军:对法律不懂,想挣点钱

“土匪”的朋友蒲自军是给张晨办理住院手续和付给他4万元钱的人。对于肾移植需要的手续,蒲自军供述称自己知道,“三代以内直系亲属之间才能做肾移植手术,需要证明亲属关系及是否自愿的公证书、身份证明等……西安的小伙(张晨)不符合”,蒲自军说,提供给大坪医院的公证书、身份证明等“都是假的……有可能是患者办的”。

至于为什么要做这件事,他称“对法律不懂,再加上想挣点钱。”

何小雨:拿钱后除挥霍还借给朋友2万

除了刘辉,最后拿走张晨3.7万元卖肾钱的何小雨也自称曾试图做过供体,联系的也是刘文和马春梅,但他的肾一直没有找到买家。于是,何小雨就留下来帮着刘文跑腿打杂。他称,自己当日回到招待所后,想把这37000元占为已有,就买了机票去北京,后来又到了满洲里,最后在怀化被公安机关抓获。拿了张晨的钱后,何小雨除了自己挥霍,还将两万元借给朋友。

检察官说

卖器官可能健康钱财都落空

此案转至未央区检察院后,办案检察官详细审阅了案卷,讯问了犯罪嫌疑人。

据检察官介绍,张晨上到高中就不念书了,家庭情况并不差,至于为何会卖肾,检方认为“一是年龄小,二是因为想弄点钱上,没有考虑到此事的严重性。”

也是由于年龄小,张晨的卖肾钱被层层盘剥。扣除兰州肾中介的费用、手术费,再扣除刘辉、蒲自军等人的分成,最后分到张晨手中的仅有4万元。而最终,这4万元中的绝大多数也被人骗走。

据检察官讲,在肾切除前,张晨身体很好,但现在已经大不如前,“拿陕西话说就是蔫得很……不光是他父母伤心,就是我们这些外人看着也很痛心。”

检察官提醒市民,人体器官移植有着严密的程序,不要轻信他人试图通过出卖器官挣钱,否则极有可能受到黑中介的利用和控制,到头来不仅损害自己的健康,还拿不到钱。

本报宁军通讯员赵叶红李虎年

为抢肾源“肾头”雇人刺同行

2009年3月23日下午6时15分,西安南郊一家三甲医院门口,一名男子刚从医院出来准备搭乘出租车时,周围4名男子猛地蹿上来将他刺死后,乘车逃离。经警方调查,被害者姓赵,4男子系受孙某、钱某的雇用和指使行凶。赵某、孙某、钱某都是肾脏移植的地下黑中介,被称为“肾头”。因为赵某霸占着南郊这家医院的“生意”,禁止别人介入,2009年初,钱某辛苦找到的一名卖肾者也被赵某抢走,赵某还曾殴打并禁止孙某到医院做“业务”。这让钱孙二人越来越不满,两人于是决定找人教训赵某,这才发生了医院门口的血腥一幕。此事本报去年6月9日A12版曾报道。 (华商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