滚动新闻:
首页 >> 医疗纠纷

大学教授欲穿警服避免被飞车撞翻

来源: 时间:2019-01-30 22:50:23

大学教授欲穿警服避免被飞车撞翻

“我很想制造一起教授冒充交警的,让全国的法律专家来讨论:在交通法不能保护我生命安全的情况下,我穿着警服去上课,违法不违法?”昨(17)日,从四川大学博士生导师谢谦教授的博客上看到一篇博文,谢教授有感于每天穿越车水马龙的“川大路”成了“穿大路”,奋笔写下了这篇博文痛斥川大新校区与江安花园之间“川大路”的交通瓶颈,引起大家对校区周边交通环境状况的思考。

教授写博>>>

冒充交警,违法不违法?

谢教授是四川大学的博士生导师,讲课风趣幽默,很受学生欢迎。他曾仗义执言“别逼学生买论文”,一向敢说敢做,受人尊敬。在其最新撰写的博客文章中,他的一篇《教授冒充交警,违法不违法?》受到学生的狂热点击,在登录时,已经达到了1万多的点击和100多条的回帖。

谢教授在博客中写到,他所住的江安花园,与四川大学江安校区门对门,一路之隔。宽阔的四车道,名“川大路”,实则为“穿大路”。路口没红绿灯,大卡车、小轿车、面包车、摩托车,如入无人之境,飞驰而过。最让他担心的是,这里的车不按规矩行驶,还经常发生车祸。所以,他感慨“我很想制造一起教授冒充交警的,让全国的法律专家来讨论:在交通法不能保护我生命安全的情况下,我穿着警服去上课,违法不违法?”

对话教授>>>

每天“穿越”川大路,如履薄冰

“我去上课,穿越之前,都要左顾右盼,战战兢兢,如临深渊,如履薄冰。”谢谦教授在接受采访时激动地说,上周三晚他有课,于18时30分穿越这里,“来往车辆,包括校车,丝毫没有以礼相让的意思。”他走走停停,躲躲闪闪,好不容易才穿越过去。“晚上上完课回家,走到斑马线中间,大卡车轰隆隆,小轿车呼呼呼,天黑路滑,只要司机稍不留神,方向盘偏那么一点点,后果不堪设想!”

谢教授回忆,去年就曾发生过这样的不幸:川大一学生,在这里被卡车撞成重伤,也不知现在生死如何。他说,这之后,路口才装上红绿灯,但过往司机,大概都是“色盲”,红灯闪亮,视而不见,照冲不误。一到晚上,交警撤漂,过往车辆依旧横冲直撞,红绿灯形同虚设。“很多老师都曾说过‘这里应该装个电子眼!’”谢教授激动地说,遗憾的是,建议至今无下文。

学生建议>>>

专题调研,搞清周边交通管理问题

“如果能借到那一身警察服装,不妨穿上哈,在违法和生命安全之间选择,且取其轻。赞成你拿起砖头砸车子,但要有几个人一起干,你独自一人过这‘穿’大路口时,还是拿一根拐杖吧,在手上抡得溜溜转的走?”谢教授的博客受到学生的纷纷支持,有学生在他的博客上这样留言。“谢老师反映的问题,其实在不少高校周边包括校园里都存在,还有在学校里面飙车的哈!”四川大学文学与学院小赵是最早看到这篇博客的学生之一。她建议,有关部门应该专题调研一下高校周边及高校内的交通管理问题,虽然以前也搞过,但很久没有督促,又出现这些问题了。

教授“牛”博(节选):

面对那么多可爱的学生,我能罢课吗?突然想起兰州退休老人,手握石头,看见撞红灯的车,就砸!我当初不赞成老人,认为交通违法,应该由交警来处理。但我现在不仅理解老人,而且坚决支持老人这种“以暴制暴”的作法!他无非砸烂你的车窗,而你可能是杀死一条生命!

我就准备下周上课的时候,书包里装几块石头。媳妇斥道:“你要惹出大事!”说你这个瘦猴儿,人家一拳就把你打趴下。那怎么办?想来想去,惟一办法:冒充交警。不是都怕交警吗?我穿上警服去上课,通过斑马线,看谁敢向我飞驰而来?媳妇却说:“冒充交警?那是违法!”我说:“我冒充交警,是在交警管不到的地方,自我保护,避免被撞翻或撞飞,保证我能‘高高兴兴上班,平平安安回家’,又不是敲诈勒索,违什么法?违哪家王法?”我很想制造一起教授冒充交警的,让全国的法律专家来讨论:在交通法不能保护我生命安全的情况下,我穿着警服去上课,违法不违法?

及时调查>>>

闯王、逆行、野的高校周边交通混乱

昨日傍晚,前往川大新校区与江安花园相交的位置进行调查。在观察的一个小时内,随着夜幕的降临,遵守规矩的车辆越来越少,最后,这里几乎成了没有红灯的路口。此外,在江安花园往双流方向的一个校区门口,还有不少野的“蹲点”,见在此等候,还有司机主动上来打招呼揽生意。“一到晚上,这里的红灯都是摆设。”一名川大的学生说。

“说实话,这些野的很多时候是给我们提供了方便,但危险也不少。”在川师大就读的学生小杨告诉,每到夜晚,学校的南门和北门外就聚集了很多野的。

昨日傍晚还分别到四川师范大学和成都理工大学等高校进行了实地了解,这些学校的门口和周边的十字路口,普遍都存在野的揽客和闯红灯、逆行的状况。“只要根除了野的,交通状况就要好得多,但势必要增加公交车。”成都理工大学在校学生小徐分析,高校人口众多,学生出行高峰期经常要排很久队才能上车,建议可以在高峰时段增加车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