滚动新闻:
首页 >> 医疗纠纷

女子坚信儿子遭绑架3年给警方送15200

来源: 时间:2018-08-16 15:40:22

女子坚信儿子遭绑架 3年给警方送15200元赎人

3年来,一位母亲时常来到新都区公安分局信访办公室,送来一个包裹,里面通常装着一袋花生和两三百元钱……患有精神疾病的她坚信自己儿子被绑架了。为了安抚这位母亲,民警陪着她编织她的世界里的故事。3年来,她一共给信访办送来15200元。她永远不会知道,这笔钱每次都被偷偷退了回去。   善意谎言安抚可怜母亲

3月10日,新都区公安分局信访办公室的民警陈莉和新都石板滩镇派出所教导员黄暋,来到了石板滩镇光明村的赖凤(化名)家。进屋后,陈莉把赖凤的老伴曾伟(化名)拉到了一个小屋里,从文件夹里拿出2000元钱塞到曾伟的手里,“赶紧收起来,别让赖大姐看到了。”

陈莉称,2008年9月5日下午两点,她赶来上班,看到门口站着穿着红毛衣的赖凤提着一袋花生。随后,在信访办公室里,赖凤抱着脑袋说,她的儿子被黑老大绑架了,她想让民警去保护儿子,明天就和老伴带着钱去赎儿子出来。陈莉有点懵了,但看着赖凤眼神里的恐惧和急躁,她说:“你放心吧,我们会去保护你的儿子。”赖凤听到陈莉的话,差点哭了出来。那天的情景,陈莉一直记得,她走的时候神采奕奕,整个人显得特别高兴,不停向陈莉投来感激的目光。

赖凤走了之后,陈莉马上给赖凤提到的石板滩派出所的教导员黄暋打了。黄暋在里告诉她:赖凤是他们所的帮扶对象,赖凤本人有一定的精神疾病,她的儿子好好的,在大丰的一家公司当护卫。

10多天后,带着大墨镜的赖凤又来了,手里拎着一袋花生和水果,说什么也要让陈莉和在办公室里的民警吴慎彬吃。走的时候,她塞给陈莉300元钱,“从来没有人听我说这些,只有你们去帮我保护了儿子,这个钱是谢谢你们的。”

陈莉愣了,赶紧从柜台跑到办公室,又从办公室里开门出来,谁知道赖凤早就没了踪影。

从那以后,陈莉和吴慎彬每个星期都会见到赖凤。赖凤说自己儿子又被绑架了,他们就跟着附和,“对,我们帮你保护他,明天你就和老伴去接你儿子。”陈莉发现,这位母亲每次都是神情慌张地进来,听到陈莉善意的“谎言”后,就心满意足地离去。陈莉逐渐明白自己对于赖凤的意义,开始了她从业以来最特别的工作:陪着赖凤编故事。有时候,赖凤会忽然说:“唉呀,我儿子在铜线厂,那里潮湿,我儿子起疹子怎么办?”陈莉便会停下手头的工作对赖凤说:“放心,我们今晚就把褥子送去,你儿子躺在上面,就暖和了。”赖凤眼睛里转着泪水,不停地说:“有了褥子就好了,有了褥子就好了。”赖凤每次来都要塞给陈莉几百元钱。赖凤说,那是她每个月的300元低保,还有她向老伴硬讨来的钱。

3年来,赖凤一共送到信访办15200元。一开始,陈莉每次都要拿好钱,做好记录,然后和黄暋来到赖凤的家里,偷偷塞给赖凤的老伴。后来,赖凤的老伴曾伟每次都说:“陈警官,相信你,以后你凑了整数再来吧。”

她的儿子一直在外打工

3月10日下午,陈莉和黄暋把10斤清油和20斤大米放在桌子上。曾伟告诉陈莉,他一个月的工资只有1300元,而赖凤每个月的低保只有300元。他年轻时曾在彭县的铜矿工作,经人介绍认识了赖凤。耍了一段时间后,赖凤忽然消失了,一年以后却又回来了,两人后来生活在一起。他们有一儿一女。对于赖凤精神上的问题,有很多说法。曾伟说,是因为赖凤的母亲去世和弟弟被判刑。但是也有邻居反映,赖凤年轻时受过感情上的欺骗……现在,她每晚都要拿着棒子去敲树,搅得邻居怨言纷纷。

临走时,赖凤牵着陈莉的手,“谢谢你们,明天我就和我老伴去领儿子。我好久都没看到我的儿子啦!”真实情况是,赖凤的儿子一直在外打工,两年没回家了。

专家:民警的方式是恰当的

成都市第四人民医院医务科科长王洪明表示,从赖凤的行为来看,她有典型精神分裂症的症状。她所讲述的事情都是她主观所认为的,因此她会一直坚信。由于精神类疾病比较复杂,医生没见到患者,很难说清患病的原因。因此,王洪明还是希望赖凤的家人能够带着她前来医院就诊。王洪明认为,信访办和派出所的民警所采取的方式是恰当的,起码给了赖凤一种信念的寄托和亲切感,避免她有进一步激烈的行为。